“郑州是一座火车拉来的城市”。从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到建设国家中心城市,郑州的发展离不开铁路的兴建。改革开放40年来,伴随着时代的脚步,铁路也成为了这个时代发展的见证者。今天,记者就带您走近火车司机,听听他们来讲讲这些年火车头上的那些故事。

上午8点,高铁802次列车从郑州东站发出前往北京,2个半小时700多公里的旅途,这趟列车已经成为了很多郑州旅客进京的首选。“G802挺快的,两个半小时就可以到北京了,原来到北京坐卧铺要一晚上,现在方便多了”。

即将进入北京西站,伴随着ATP“减速、减速”报警声,高铁司机司海生手比眼看,手中制动手柄“1-2-3-2-1”逐级变化,将时速300公里的G802次列车稳稳停在了北京西站股道内。列车10时25分正点到达,机车驾驶员司海生说:“这趟标杆车从郑州东站到北京西站总运行时间为2小时25分钟,运行速度如果比308km/h低1km列车就会晚点,高2km列车就会超速报警。”

每天高铁司机们都在和时间博弈。如果开车时因各种原因晚开1分钟,就算一路贴着309km/h跑,也很难把列车晚的时间赶过来。从事机车驾驶员工作已经20多年的司海生说,2017年,郑州局新开行郑州至北京一站直达高铁,把两地间最快到达时间由2小时31分压缩为2小时25分,由于停站少、速度快、时间短,这趟车也被高铁司机们称为“标杆车”。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“以前开火车进北京,开的是韶山8型机车,那个车头冬天特别冷,司机驾驶室全都是冰块,开着暖气,开着电炉都不行,到北京下车后,驾驶室的冰块有1寸多厚”。

司海生所说的年代是上世纪末。韶山8型电力机车作为当时的主力机车,车轮与铁轨碰撞的噪音很大,驾驶室密封性差,同在一间驾驶室内,正副司机俩人的交流和沟通主要靠“吼”。从1997年到2007年,中国铁路前后共经历6次“大提速”。到第六次提速完成,主要干线开始以时速200公里的速度运行。而在当年,在机车上装上空调已经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,“刚开始都是这,一直到98年左右,火车上才开始装上空调。”

从事机车乘务员工作的20多年里,司海生先后驾驶过东风系列内燃机车、韶山系列以及和谐系列的电力机车。司海生说,上世纪90年代初,他刚上班的时候,中国的铁路平均时速仅五六十公里,韶山1型机车曾经是中国电气化铁路干线的第一个车型,将机车从内燃机时代带入了电力机车时代,“太阳晒着,韶山1型机车内一坐下就全是汗,里面温度很高,没有空调,而且不通风,一个小风扇吹的都是热风。 ”

司海生说,在他93年刚上班的时候,带他的师傅们开的都是烧煤的蒸汽机车,一趟车下来,除了牙是白的,其他的地方都是黑的。 20世纪80年代,中国的蒸汽机车开始向内燃机车转型。蒸汽机车时代,驾驶室里三个人——负责“把龙头”的正司机,瞭望观察、处理故障的副司机,烧煤送气、提供动力的司炉;电力机车时代,系统自动供电,驾驶室里只需正副两位司机;高铁时代,借助高科技的列车运营控制系统,一位司机即可掌控全局,“现在的工作环境比原来好太多了,影响瞭望的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,有的新人刚上班说辛苦,我现在给年轻人说,现在你们的驾驶条件,比我们刚上班的时候好太多了。”

 

这些年,每天穿梭于神州大地的火车司机们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,也见证了中国前进的脚步,从原来的绿皮车到空调车、再到动车高铁……乘客的舒适度在提高,机车车型在不断变化与进步,火车司机们也从“黑领”、“蓝领”实现了向“白领”转变。

 

郑州东站是米字型高铁网的枢纽,每天380多趟高铁发往全国各地,清晨,天还没亮,东站动车所里的乘务员就开始进行酒精测试等各项身体检验,准备出发,机车乘务员司海生和同事们正在进行相应的准备。

每趟列车出发前,东站动车所的驾驶员们在交接班大厅除了检测身体状况之外,还需要对照多媒体设备,将自己沿途的路线和所有的关键点进行熟悉。路途之中的每一个转弯,每一个区间,每一分钟到达的位置,驾驶员们熟记在脑,了然于胸。

高铁在沿线的途中,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时间用规定的速度来运行,一旦出现偏差,调度中心将实时提醒,同时,高铁的驾驶室内的记录设备也将进行记录。动车所运用车间检索员牛源,“向乘务员展示运行过程中的各种数据,各个区段的各种限速,根据限速,提前控制列车的速度,保障行车安全,”

高标准的检测,严谨规范的流程,精确到秒的操作...这样的规范作业保障了列车的正点开出,正点到达。高铁运行的过程中,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标准则更让人对机车乘务员的工作充满了敬意。司海生告诉记者,在刚开始操作高铁时,列车从300多公里的时速进站时的标准为停靠误差不得超过20厘米,而现在,这个标准已经提升到了10厘米,“必须选取合适的位置,并且刹车不能来回动,不停的松闸,快完的时候,正好是最小的制动力,你这个车才能正好停在合适的位置,误差不超过10公分。”

时速300公里,自重近千吨的高铁列车在机车乘务员的操控下,停靠误差不到一个烟盒的长度,而在运行和停靠的过程中,乘客们感受到的是安全、平稳和舒适,“坐着高铁非常舒适,有的时候看着窗外,一小会就到达目的地了,非常快,” 数据显示,1978年中国铁路里程仅5.17万公里。截至2017年底已达12.7万公里,其中高铁2.5万公里,占世界高铁总量的三分之二。2018年春运期间,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3.8亿人次,同比增长6.8%。目前互联网购票已经占据了高铁列车的百分之八十以上,市民们乘坐高铁时,甚至不用换票,直接刷身份证就能进站,“买票也方便多了。”

回顾过去的几十年间,从以前窗口买票排长龙、人工检票到现在手机点点、证件刷刷、快速过闸。曾经的春运返乡,手拎蛇皮袋、肩扛行李,瓶瓶罐罐一大堆,到如今的一个行李箱,高铁时代铁路在变化,百姓的出行在变化。而这些变化的背后,离不开每个铁路人的付出和努力,郑州机务段动车运用车间党总支书记贺宗兴说:“从开行到现在已经10年了,10年来我们车间没有发生过一次作业类事故,我们始终把安全放在首位,以后的工作中,我们也会把安全作为政治红线来对待,为旅客安全出行提供坚实的保障。”

随着铁路部门改革的不断深入,机车乘务员司海生和他的同事们的工作环境越来越好了,火车开得也越来越快了。网上订票、网上订餐、自主选座、接续换乘等一系列便民利民服务让旅客们坐火车越来越方便了。中国铁路从落后到领跑,从学习到创新,铁路机车的发展和变迁仅仅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缩影。作为国民经济的大动脉,中国铁路以不断刷新的中国速度,印证着时代的进步与变迁,奏响了中国铁路的时代最强音。